碾七

录音事件

//真姬生贺
//严重ooc
//其实和真姬没什么关系
//十分勉强的绘姬
//假车 还迟到了
//微绘姬

正文开始

“这里...”
“不可以吗?”绘里一脸严肃的注视着真姬,象征性的询问道。
“也不是不可以...”真姬为了掩饰自己的脸红,转过头去。
“那么我•开•动•了”

“所以说为什么你们俩会有这种让人想歪的对话啊?而且还被人录下来了。”(妮)
“还不是绘里酱要在学生会室里吃便当。没想到有人在学生会室外面,就被录下来了。”(姬)
“现在最要紧的事,趁着这段音频还没有被散播出去,找到那个录音的人,阻止TA。”(妮)
“你们俩真的没有什么线索吗?”(妮)
“监控录像没有拍到那家伙的正脸。”(姬)
“服装呢?能看清穿的什么衣服吗?”(妮)
“唔...就是音乃木坂的校服,领结的话,监控录像是黑白的,所以...”(绘)
“看不清领结啊…这可就不好办了...”(姬)
“嘛,至少可以确定是音乃木坂的学生了。也就是说,星期三下午六点左右,你(真姬)和你(绘里)在学生会室里吃便当时被路过的学生录音了。”(妮)
“没准她就是为了要录音呢?”(绘)
“也不是没有可能,但是知道星期三下午六点你们两个在学生会室里吃便当时会说出如此让人想歪的对话的人,存在的可能性有多大?”(妮)
“这倒也是...”(绘)
“那么接下来的问题就是,有谁会在周三晚上六点还在学校逗留?”
“我想起来了,希那天中午告诉我她们占卜社晚上有活动,我们去问问她吧。”(绘)
“我们学校还有那种社团啊…”(姬)
“这种时候就不用吐槽了。”(妮)

“希,周三晚上六点钟左右,占卜社的活动结束了吗?”(绘)
“咱想想...周三晚上六点啊...没有。”(希)
“那六点左右有谁离开过你们的活动室吗?”(绘)
“有,我和佐藤桑。”(希)
“佐藤,哪年级哪班的?”(绘)
“就是和咱们一个班的那个,佐藤莉央。”(希)
“就是她了!走,我们去找她。”(绘)

“佐藤同学,你周三下午六点左右离开占卜社的活动室了吗。”(绘)
“是,是的,没错,我想上个厕所,就出去了。”(佐藤)
“不对吧,你分明是要录我和西木野同学的音。”(绘)
“录你和西木野同学的音?为什么?”(佐藤)
“这点我还不清楚,不过,请你把音频删掉,这关乎到我们的名声。”(绘)
“音频什么的,我真的不知道...”(佐藤)
“是咱录的哟。”(希)
“蛤?”(绘)
“再说一遍,是咱录的你和真姬酱的音。”(希)
“为什么。”(绘)
“没有为什么,咱只是突然听到你和真姬酱在学生会室里,想知道你们在干什么,就录了音,仅此而已。”(希)
“那你能不能删掉它,被不怀好意的人得到了就不好了。”(绘)
“咱不要。咱保证不会传出去的。”(希)
“那...那好吧。一定不能传出去哦。”(绘)
“没有问题。”(希)

事件到此,就告一段落了。

“呼..吓死我了,我们俩的事差一点儿就被发现了。”
“还不是绘里你要在学生会室里h”
“那天不是你的生日吗。”
“然后那就是你送我的生日礼物?”
“嗯。”
“你还有脸'嗯'!这个月你就睡沙发吧。”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啊!您宽宏大量,大人不记小人过,宰相肚里能撑船,怎么能和我一般见识呢。”
“两个月。”
“那个,就一个月,行不行。”

之后又有一天,绘里把真姬按在沙发上...


//真车我有空再开吧

曜生贺

曜生贺
“曜酱,梨子酱,我们来玩牌吧!”(千歌)
“诶,还要写新歌,现在玩闹不好吧……”(梨子)
“啊,之前睦月告诉过我,好像是是粉丝们做的关于我们的卡牌游戏。没想到千歌亲你居然买到了。”(曜)
“那个......新歌......”(梨子)
“总之先玩好了,反正四单已经拖了这么久了,再拖一拖不着急的,对吧。”(千歌)
“那...倒也是。”(放弃抵抗的梨子)

「诶呀,我快没有血了,怎么办,只剩下这一张卡了,没办法,只好发动了。」
曜翻起了桌面上的最后一张牌。下一秒,梨子和千歌看到曜瞪大眼睛嘴张大呆滞在那里。
“曜酱,大丈夫?翻开的卡一定要发动的哟。”(千歌)
「ええええええええ!为什么是这个画面,恥かし,没办法了,试着萌混过关吧。」
“よし,那我发动这张。”(曜)
曜亮出了那张牌,刚想发动上面的效果,被千歌拦下了。
“不行哟曜酱,上面写了要'大声读出来'才会发动。所以...”(千歌)
“梨子ちゃんのことはだー好き。”曜小声的念了出来
曜小声地说了出来。梨子已经脸红了,但千歌明显不想就这样放过她们。
“还是不行哟曜酱,要'大声'说出来。”
“我知道了,千歌亲你就是想整我吧。你就是想让我读这张牌对吧。”曜有些生气。
“嘛,居然被你看出来了。”
“行,我读,不过你也得...”曜凑到千歌的耳边说了些什么。
“我也豁出去了,成交!”
“梨子ちゃんのことはだー好き!”曜用攻气十足的嗓音大声地说了出来。
梨子已经面红耳赤了。
“接下来轮到你了,千歌亲。”(曜)
“梨子ちゃんのことはだー好き!”千歌用少年音说了一遍。


然后梨子就幸福的爆炸了。
然后美渡姐就又因为晚上大声喧哗把她们骂了一顿。



//刚好520(不算//)

//脑洞来源:白衣太太之前发的那张图

《错过》 海未生贺

//正文并不像标题那么严肃
//ooc预警
//小学生文笔
//依然很短

以下正文

早晨8:30
梨子和英玲奈扒在海未房间的门上。
“あの英玲奈先辈,海未先辈不会真的忘记了吧。”
“应该......不会吧......这么重要的日子。”
“会不会因为小鸟不回来就...”
“不管那么多了,我好不容易才请一次年假,说什么也得庆祝!梨子二等兵!计划表呐?”
“欸 是 这里”梨子从兜里掏出一张纸,递给英玲奈。
英玲奈端详了一会,沉思片刻,凑在梨子耳边说:“咱们这样这样,那样那样。”
“这样那样是那样啊⋯⋯”
“你跟着我就好啦”
英玲奈和梨子留下了一张便条,出门了

下午3:00
英玲奈和梨子一人领着两大袋子东西进了门。
“海未,你在吗?”没人回应
“应该是出门了吧”
英玲奈和梨子开始布置屋子...
她们终于布置完了,筋疲力尽的做到了沙发上。
梨子在茶几上发现了一张便条:
“英玲奈、梨子,小鸟临时回来一趟,我出去和小她吃晚饭去了。--海未”

半夜12:00
海未在开门的时候觉得有些不妙。
果不其然,在她开门的一瞬间,她看到了精心布置的客厅和
魔人化的英玲奈手持武士刀朝她砍来......
边砍还边喊:“园田海未!老娘好不容易请了一天年假来给你过生日,你居然和小鸟吃饭去了!你**怎么不早说!你这个重色轻友的**!看老娘不砍死你!”
海未出门没有带刀,只好魔人化用水盾接下英玲奈的斩击。
梨子呢?梨子插手也不是,回去睡觉也不是,只好尴尬地坐在沙发上看着两个魔人一个砍一个挡。

然后第二天,英玲奈和海未就因为半夜太吵打扰到邻居被狠狠教训了一顿。

天使(迟到的まる生贺

迟到的丸子生贺
//ooc严重
//丸善
//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乱加ずら
以下正文
丸子咱啊,原来是天使ずら
不过天使也不是什么特别厉害的东西ずら,大概相当于各个神明大人的孩子吧ずら
如果两位神明大人打起来的话,天神们也会打起来的ずら。不过一般来说,就是不同阵营的天使也能和平共处ずら。
神明大人们打架都是有分寸的,但天使们就没有了,所以天使们要是打得太凶了,会从天上掉到人间的ずら。掉到人间就回不去了,法力也会没有,甚至可能会失忆ずら
咱是自愿下来的说到咱为什么下到人间,就不得不说道善子酱ずら
咱原来是幸运之神大人的天使,也叫幸运天使,善子酱是霉运之神大人的天使,也叫霉运天使ずら。幸运之神和霉运之神是夫妻,(所以我和善子酱也是)所以我和善子酱从小一块长大,关系很好ずら。
有一回,幸运之神大人不知怎么了惹怒了霉运之神大人,他们两个就打起来了ずら。有一些霉运天使想来打咱,都被善子酱挡住了ずら。但咱不小心被霉运之神的攻击波及到了,多亏了善子酱为,就被打下来了ずら。毕竟善子酱是为了保护咱才被打下来的,更何况咱实在不放心让善子酱一个人在人间生活,于是也偷偷下来了ずら。大概是幸运之神大人没有生咱的气吧,所以咱很幸运的遇见了先掉下来善子酱ずら
“记起来了吗ずら,善子酱?记不起来也没关系的ずら。”
“叫我夜羽!那种事情,怎么可能忘掉的啦。真是的,我好不容易才保护好ずらまる你不掉下来,结果你自己就下来了。”
“因为在咱心中,善子酱可比神明大人重要多了呢ずら。”
“突...突然说什么呢…时间这么晚了,快睡觉吧啊哈哈...”

不知道该叫什么好

//白衣老师生日快乐!
//交党费.jpg
//性转注意
//本来想给白衣老师写生贺的,结果就出了这破玩意
//小学生文笔 凑活看吧
//无cp向
//总之就是神奇的脑洞
//严重ooc

以下正文
所有人都以为优木杏树是男孩子。即使这个名字听起来是个女孩的名字。
这不能怪他们。毕竟在粉丝面前,杏树总是一身男装加上刻意压低的声线,头发也只是松松垮垮地扎了一下。再加上A-rise的另两位—绮罗翼和统堂英凌奈都是迷倒万千女性的帅小伙。
杏树不仅没在粉丝面前穿过女装,就连翼和英凌奈也没见过她裙子的样子。他们俩憋了很久了,终于想到了一个办法。

这天,A-rise正在开会。
“翼,新歌的歌词和试听版能给我了嘛?我要开始做衣服了。”杏树对着翼说。
英凌奈突然插话说:“杏树,这次的服装能交给我来做吗。”
“哦?为什么?”
“我一直有个梦想,成为一个服装设计师。”
“那...好吧。舞蹈编排就交给我吧。翼,歌词和试听版能给我了吗?”
“嗯?诶?好的。”

第二天,杏树在A-rise的会议室里发现了英凌奈设计服装的画本。
杏树“微笑”着对英凌奈说:“统堂英凌奈~你不是说你梦想成为一个服装设计师吗。难不成你想做女装设计师吗?”
“啊,那个啊,不是的.......”
“不是?那为什么这里画着超短裙......”
“其实......”
“其实什么?你不就是想看我穿裙子吗?”
英凌奈一个深呼吸,下定了决心:“是啊,我确实想看你女装。明明是个可爱的女孩子,还整天穿着男装压低声音。无论是谁都会好奇你穿裙子的样子吧!你有没有什么不能穿裙子的理由对吧,那为什么不穿穿看呢,万一很可爱呢。”
杏树想了想:“.......我确实没有不能穿裙子的理由。想让我穿裙子也不是不行,只不过......”
英凌奈和翼同时问道:“只不过什么?”
杏树狡黠一笑:“你们两个也得穿裙子。”
英凌奈被吓到碎碎念:“为了看杏树穿裙子,为了看杏树穿裙子......”
翼被吓到大叫:“诶诶诶诶诶?为什么我也要?”
杏树敲了他一下:“废话,翼你自己读一下你写的歌词,写的那么少女。”
翼被敲痛了,小声埋怨:“杏树你居然知道什么是少女。”于是他又被敲了一下。

live当天,A-rise穿着超短裙出现在粉丝面前。
让我们来采访一下观众。

“请问您看了这次live后有什么感想吗?”
某女粉丝:“我现在已经完全分不清A-rise是男团还是女团了。”
某男粉丝:“我好兴奋啊!我好兴奋啊!.jpg。我这次正好抢到了前排的票。杏树さん穿了打底裤,但是翼くん和英凌奈くん没有穿!!!”





//我已经不指望有人喜欢了
//如果有的话 能不能给一个小红心♥️
//お願い·8·

曜梨 情人节贺文

//ooc预警
//和情人节一点关系都没有的情人节贺文
//私设成年 曜是船长(不只这么简单)
//微量南梨 就不占tag了
//bug超多预警
//粗鄙之语预警
以下正文


曜酱大骗子!
梨子独自一人站在港口边上,眺望着远方。此时此刻,她多么希望能看见那艘船。

说好的今天回来呢!

梨子已经在这里等了一天了。
马上就天黑了,太阳只剩下最后的一点边缘露在外面。
“快回家吧,马上天黑了。”路过的果南劝说道。
梨子看着手机,没有未接来电,连一条短信也没有。

梨子没有回家,而是来到了酒吧。
果南不放心她,跟了过来。
酒吧里的人都知道这是渡辺船长的女人,没有人敢上前搭讪。
几个初出茅庐蠢蠢欲动的年轻人,也都经同行的人一番劝说,放弃了大胆的想法。
梨子随便找了一个座位坐下,点了一杯玛格丽特。

酒吧里人来人往,转眼间,已经到了12点。

“咚”有人一脚踹开了酒吧的门。
来人是沼津一带有名的混混。
他环顾四周,将目光锁定在梨子的身上。
他径直走到梨子桌前,装作温文尔雅地说:
“美丽的小姐,介意我为您点一杯亚历山大吗?”
梨子瞟了他一眼,回了一句:“滚。”
那个混混见她对自己如此冷淡,十分生气。
他一把抓住梨子的衣领,恶狠狠地说道:
“那个软脚船长有什么好?不就TM一个女人而已。你不如从了小爷我,保你吃香的喝辣的,每天晚上舒舒服服。”

酒吧里的其他人都开始看戏。
果南刚起身,想去保护梨子,被一个刚进来的带着棒球帽的人拦下了。
那人把帽檐微微向上掀了一点。
果南看清了那人的脸,松了一口气,又坐下了。
那人压了压帽檐,走到梨子身旁,一个耳光将混混打翻在地。
全酒吧的人都震惊了。
“谁给你的自信,让你敢动我的女人。”
说完,那人转过身面向梨子,摘下帽子放在胸前,露出了标志性的灰色短发。
众人松了一口气。
梨子用颤抖的声音说出来人的名字:“曜酱......”
“抱歉呐,梨子酱,出了一些事,赶回来就......”
梨子边哭边抱上了曜的腰。
“曜酱大笨蛋!有事也不发个短信什么的,我还以为......”
曜亲了亲梨子的脸,一个公主抱把梨子抱回了家......
然后曜趁着梨子醉酒,做了一些这样那样的事情。

第二天,混混收到了一封信。信封里除了一打钱以外,还有一张字条:
“昨晚演的不错,这是报酬和医药费。——渡辺。”


//这样那样的事情请自行脑补

处刑(莫名其妙的脑洞)

抱歉。 这一篇文要拿去参加作文比赛,所以要在这里下架(是应该用"下架"的吧)。作文比赛之后我会把改好的文发上来的。(虽然应该不会有人看到但我觉得还是应该说一声)

果南生贺
其实只有一张果南
还有鞠莉、梨子、ダイヤ和善子(ヨハネだよ!)
p5是小恶魔团子
其实我只会画团子
画的不好见谅

2018花阳生贺(新人第一次写生贺)

2018年1月17日 花阳生贺
//占tag抱歉
//ooc预警
//小学生文笔预警
//cp预警:凛花、果翼、绘希、海鸟、妮姬
//bug超多预警
//错别字预警

以下正文

花阳是被门铃声吵醒的。她醒来的时候,没有看见本应在身旁熟睡的凛,十分着急,这就是她为什么忽略了响个不停的门铃。

床头柜上有凛留下来的一张便签,上面写道:“花阳亲,我出门一下,会很快回来的喵~”花阳松了一口气。

门外的人等不及了,一边用力敲门,一边大声说道:“花阳酱,开门!”花阳这才想起门外的人来,赶紧跑过去开了门。

门外站着的是穗乃果。她手里还提着一大篮子点心。花阳刚打开门,穗乃果就把篮子递到花阳手里,在花阳疑惑的目光中,说了一句:“生日快乐,花阳酱!”

翼从穗乃果身后闪出,手里拎着满满一俵大米,微笑着说:“生日快乐,小...哦抱歉,星空太太。”

花阳恍然大悟,对呀,今天是自己的生日呀!

她想请两人进来,穗乃果摆了摆手说:抱歉花阳酱。我们还有事,先走了。”花阳还想说些什么,但穗乃果已经闪人了。翼将米俵放在门口,,小声说了一句:“衣服...”也闪人了。

花阳赶忙看向自己,发现自己身上还穿着睡衣。她着急忙慌地将点心和米俵搬进屋子,一路小跑地去换衣服。

花阳换完了衣服,看到桌上凛留给她的早饭,吃了起来。这时,手机响了,来电显示“绚濑绘里”。花阳放下筷子,接起了电话。电话的那一头是希:“花阳酱,生日快乐!咱刚才和你用塔罗牌占卜了一下,你今天会有大事发生哦~对了,咱和绘里亲有些事要做,咱替她祝你生日快乐。拜拜。”说完这一大串,希就挂掉了电话。

正在花阳疑惑她们怎么都有事的时候,琴梨的短信来了。“花阳酱,生日快乐!·8·海未酱给你画了贺图呦。真遗憾我们今天很忙呢·8·”接着小鸟又发来一张生日贺图。

花阳继续疑惑的时候,凛回来了。“我回来啦!花阳亲你还好吗喵~”她看到了坐在桌边思考的花阳,扑了过去。“欢迎回来,凛酱。你刚才干什么去了呢?”

正在花阳怀里蹭的凛僵了一下,说:“凛去给花阳亲准备惊喜了。”花阳察觉到了不对,凛居然没在句尾加“喵~”她又问:“什么惊喜呀?”“惊喜就是一个大pa...(rty)蛋糕。晚上就能送到。”

“她们绝对有什么瞒着我的。”花阳这样想。“凛酱,真的是蛋糕吗?不是什么pa...什么的?”花阳试探道。“才...才不是什么pa什么的,就是蛋糕啦!”凛慌忙掩饰道,“先不说这些了。花阳亲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吗?凛我带你出去玩吧喵~”花阳被岔开了话题:“我...我吗?我只要和凛在一起,去哪里都行。”凛暗自松了一口气。“花阳亲还记得小时候我们常去玩的那个博物馆吗?它重建了。我们去哪里吧。”“唉?真...(的吗)”


凛还没等花阳反应过来,就拉着她出了门。花阳在稀里糊涂地,没有发现凛对着某个角落悄悄做了一个OK的手势。
~~~~~~~~~~~时光流逝~~~~~~~~~~~
凛和花阳走在去往博物馆的路上,花阳突然想起来小时候的一件事:

那是他们上小学的时候,那时候那个博物馆就快要终止运营了,她和凛一起来参观。凛想和花阳在里面玩捉迷藏,就跑走了。花阳找到她的时候,凛被保安叔叔抓住,正在教训她。花阳装作了凛的姐姐,把凛救了下来。

花阳想着想着,笑出声来。凛有些惊讶,问:“怎么了花阳亲,有什么好笑的吗喵~?”花阳把想起来的事说给凛听,说完,问凛:“凛酱还记得这件事吗?”凛点了点头:“当然记得了喵~,花阳亲真的和凛的姐姐一样呢喵~!凛我还记得...”

她们一路走一路说不知不觉中,已经从博物馆出来了。

她们出来的时候还在说着,直到听见汽车喇叭声才回过神来。她们面前是一辆番茄色的跑车,车上坐着两个戴着墨镜的女孩子。“真姬酱!妮可酱!你们为什么会在这里?”花阳问道。“当然是阿里接你们回家的啦nico。让本大明星接你们回家之后...”真姬一把捂住了妮可的嘴,接着说了下去:“我们就也回去了。毕竟妮可明天还有一部剧...”在她说话的同时,妮可在努力的想掰开捂在嘴上的手。真姬俯下身去凑在妮可耳边轻轻说了一句:“保密。”妮可不再挣扎,真姬也松开了手。妮可一个标志性的微笑:“走吧,nico!”凛拉着花阳上了车。
~~~~~~~~~~~汽车行驶~~~~~~~~~~~
花阳又想起来她之前的疑惑,但她选择相信μ´s的大家一定有都一个不能说的理由。

妮可与真姬执意要送凛和花阳上楼,花阳不好推辞,四个人就一起来到了花阳家门口。花阳在用钥匙开门的时候,感到会有什么大事要发生。果不其然,在她推开门的一瞬间,屋子亮了,同时“Happy Birthday ”的BGM响起。

屋子里被装饰成生日派对的样子,桌子上也摆着热腾腾的饭菜和一个大蛋糕。门口一字排开的,是μ´s的另外的五个人。她们在看到花阳的时候,齐声喊道:“生日快乐,花阳酱!”

The end

//第一次写生贺
//仔细读一下有好多bug
//我尽力了
//如果喜欢的话,能不能给一个小红心♥️